Courses for
English Speaker



 

曾蔭權與你分享普通話學習心得


( 編按 : 雖然是很多年前的採訪,但至今仍然值得我們再讀.....)

副常務司曾蔭權先生是一位有禮而謙虛的年青人,我說:“沒想到曾先生那麼年青。”他忙說:“老了,四十二歲了。”四十二歲怎麼可以說老了。看他給我的名片,除印著辦公室的電話號碼之外,還有家堛犒q話號碼,可知他為人的熱誠。我們用普通話客套一番,他的普通話甚為流利。他說只學了一百個小時,而且他是地道的廣東人,好幾代都住在香港。我想:用那麼少的時間能把普通話說得這樣好,真是難得。以下是他的談話。


秘訣

以前,工作上用普通話的機會不多。近來和中國官員接觸多了,說普通話的機會才多起來,但談的限於客套話。香港人學習普通話,最大的困難是欠缺練習機會;還有,講的話題相當狹窄,這因為社交場合堙A一般不會對各方面的問題進行深入廣泛的交談。在我來說,學好普通話最有用的方法就是多聽,這可以補救說的不足。我喜歡聽廣播,特別喜歡聽中央人民廣播電台,聽的是短波。由於工作忙碌,只能在大清早或深夜聽。一邊聽,一邊嘴堻銙鉿陬,跟蚍悼憿C太太看到了,說我神經病。我是只在家堣~這樣的仿讀。聽廣播的時候,還一本字典在手。聽到一個聲音,而不能肯定是哪一個字的時候,馬上檢索,查到了便做筆記。

漢字的普通話讀音需要一個一個的死記,死記之外,就是要講。講得多了,自然知道說的對錯。如果我把字音忘記了,我就很生氣,我會第一時間去查。我在辦公室堣T個不同的地方,都放了一本字典。家堿O床頭有,壎芘﹞]有字典。不馬上查有疑問的字的話,事過境遷,就再也想不起來了。我每天早上看報,大聲朗讀一篇社論。有不會的字,也是馬上查,隨手記。自己的朗讀是不是難聽,我能夠心埵頃ヾC太太有的時候會笑我讀得不好聽。太太也會普通話,但我沒有跟她練習說。

我學普通話有兩個困難,第一是年紀不小了,舌頭不大靈活。第二是抽得出來的學習時間不多。剛學普通話的時候,以為很容易學,只要把廣州話的聲音改變一下就行。後來發現,把普通話學好,可真不容易,要發音準確就已很難辦到了。我的毛病是常把第四聲的字說成了別的調。另外,翹舌音很特別,廣州話沒有,很難學。由於我接受的是一對一的教學,我犯了很輕微的錯誤,老師都聽得清楚。老師的要求很嚴格,這對我的普通話學習很有幫助。


工具

大約十年前,去了一趟台灣,覺得自己不會說普通話很笨,買了一些錄音帶回香港聽。這些材料的文字用注音符號標音,注音符號很難學,使我提不起興趣。我的太太在小學學過泣音符號,她從旁指導,我還是覺得很難,很快就放棄了。利用英文字母標音的漢語拼音,比起注音符號來,容易很多。可能由於香港人有英文的根柢,所以容易接納、容易記得漢語拼音。學了漢語拼音,查字典也方便起來。不少的字典根據字音編排,知道了一字的聲音、拼寫的方法,順茼r母的順序,很快把字查出來。我對一些字的普通話聲調掌握得不純熟,但只知一字的聲母、韻母,也能查出該字,從而獲知該字的聲調。用部首檢索便不容易了,部首查對了,還要數筆畫。現在我已不用讀標音的教材,讀錯了字,自己幾乎全部都能發現,錯誤多數屬於聲調方面的。如果在小學中學時讀中文曾經用功,在中文寫作上下過一些工夫,或多看一些中文書,在說普通話的時候,想一想自己寫成中文是怎麼寫的,便不會說出粵式句子。很多廣東人會說“我去先”,我不會犯這類錯誤。我沒學過普通話的語法,可能老師認為我這方面的問題不大,不需要學。

看過一些書,談廣東人學普通話的困難,也談到語法的問題。我覺得明白一些廣州話與普通話在結構上的差別,對學習普通話頗為有用。有一種書,把“會、換、黃”等字列在一起,說明這類字的普通話讀音都以h聲母開始,廣州話則沒有h聲母。這種列舉,,用處不大。因為會話時,未必能記得甚麼字屬甚麼類。

香港政府在八六年十月出版了一本《常用英漢時事辭彙》,方便文件的翻譯、香港與中方的交往。書內列出詞語的英文、繁體字、簡體字與漢語拼音的寫法。這本書只供內部使用,相當有用,我時常拿來翻閱背誦。


建議

雖然想多練多說,但我能抽出的時間不多。另外,還要有機會,因為對話要有兩個人才能進行。初期進行客套說話的練習還容易,學了一段日子,要進行科技、藝術等方面的深入交談就不容易找談話對象了。政務主任曾嘗試舉辦普通話晚餐,用普通話談天說地,但同事的普通話能力參差不齊,捧腹大笑已笑去很多時間。我想,最好不在吃飯的時間進行普通話的練習。我曾與公務員訓練處談過,召集幾位程度接近的同事,找一個共通的話題,大家坐下來用普通話討論它半小時或四十五分鐘。

常務科堥C個同事都在學普通話,因為辦公時間的工作很緊張,每天的工作都要十二小時才能完成,同事只好或在早上上班前,或在下班後,或在中午吃飯時學習普通話。一定要努力耕耘,才有收穫。開車時,可以聽錄音帶。我喜歡聽鄧麗君的歌曲,跟荌菮M。有幾個同事說,他們主要從鄧麗君的歌曲學到普通話。雖然歌中的字音受曲調的影響而略有改變,但只要先知道是些甚麼字,理解便沒有問題了。遇到會說普通話的香港人,即使大家想練習,說了幾句普通話,跟茪ㄛO用廣州話便是用英文交談。原因是兩個人發現沒有說普通話的必要,在談得興高采烈時,如果有一個人的能力比較弱,不很流利,很容易就轉換到廣州話去。不是我先轉換,就是別人先轉換。如果要學好普通話,可以採用全面投入的方法,離開香港,住北京或台北兩三個星期,不跟香港人走在一塊兒,甚麼情G都要說普通話。看來,我無論如何要找個機會,最好能安排一個月的假期這樣全面投入的學,我對普通話的興趣越來越大呢。公務員訓練處規定,頭一百個小時普通話學習,由政府全面資助,超過一百個小時,就要自費。我已學了一百個小時,還是努力爭取再學,現在我還可以再學三十個小時。

從學生的觀點來看,我認為一個好的普通話老師要注意兩點:第一,編選的教材要有彈性,因應學生的需要與興趣;第二,對學生的要求要嚴格,學生說錯了,一定要學生說對為止。我的老師對我的要求很嚴格,為了我的發音準確,有時要我讀五、六次才罷手。我的老師還把我的錯誤全記錄在簿子上,方便我進行溫習,這樣溫習,許多常錯的字就不再錯了。

 (原載《明報月陛n1987年5月號,頁92-95。)

知識廊


曾特首與你分享普通話
學習心得

 
普通話知識FAQ
 
國家語委普通話水平測試 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免責聲明 | 私隱條款 Copyright © 2004 優之普通話中心. 版權所有.